高校教学中心地位的认识失衡

2021-08-06

教学是高校的首要职能,科研和服务社会都是在此基础上发展和衍生的,培养社会高级专门人才是高校的“原生功能”。因此,无论哪一层次、哪种类型的大学,培养人才始终是其首要的根本的职能。如果不注重为国家和社会培养各种层次、适应各方面需要的专门人才,而去追求其他,那么,高校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和合法性。在教学与其他工作的关系上,教学是“皮”,其他则是“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种皮与毛的关系,较为生动而贴切地说明了教学的中心地位。

  但目前,高等院校在其关系认识上存在着较大的偏颇,认为高校本身没有学科建设和科研就与本科院校不相适应,学校的主要精力说是搞教学,其实校领导更关注的是科研、学科建设,尤其是学位点建设。有的学校明确提出本年度工作重点就是拿下多少个硕士学位点或博士点,或是取得博士授予单位,教学工作却被放在次之又次的地位。

  教学与科研的矛盾在高校中始终存在,并且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许多高校对科研的重视程度超越了教学,尤其在研究型大学表现得更为明显,严重冲击了教学的中心地位。究其原因,一是学校的声誉和前途要求重科研。一所高校的科研水平是其办学水平和综合实力的反映,只有重视科研,出重大科研成果,才能更快、更好地给学校带来声誉,而这与学校的前途命运又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因学术声誉等无形资产在一定条件下可带来有形资源,如更易获得科研课题经费资助等。在西方市场经济国家,高校如拥有一批学术大师和重大科研成果,学校的声誉、地位、知名度便急剧上升,各种财源便纷至沓来,否则,学校的前景便很不妙。由于学校的政策引导,教师只得将主要精力用于科研出成果,且这一成果不仅对学校学位点建设有支撑作用,而且对个人晋升职称等也有支撑作用。据不完全调查,教授和副教授80%的精力是用于科研工作的,仅有20%的精力用于教学。二是评估难度的差异导致重科研。现行的评价体系更多地强调量化,强调准确性,而科研工作的条件、成果是便于量化统计的;而教学质量的好与坏目前尚无明确的量化标准加以衡量,教师重视教学是一种凭良心的工作,由于没有工作量要求以外的更多、更高的要求,加上教学工作是培养人才的工作,人才的教育成长是个长期工程,教学成果的鉴定具有滞后性,因此,高校教师从自身发展角度出发,将大部分精力偏向于科研,尤其是一部分教学业务较好且有可能进一步迈向高一级职称的教师,更是将精力集中于科研工作,甚至于在特定时间内无法顾及教学,教学的中心地位就不能从根本上得到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