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大众化政策下自考生培养质量问题的成因

2019-10-31
来源:

  高等教育大众化政策下自考生培养质量问题的成因,可归结为四个方面。

  1.入学机会不均等与投乳一收益失衡

  (1)入学机会不均等。入学机会既体现为量的方面,也体现为质的方面。有学者研究发现,城乡之间农村学生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远低于城镇学生。阶层之间,随着高等教育规模的扩大,优质高等教育资源更多地向具有较强经济、社会、文化资源优势的阶层倾斜,而作为弱势阶层的农村学生则更多地向地方一般高校的一般专业集中。在调查中,我们采用主观评价的方法,将家庭情况分为富裕、小康、一般、困难等四个选择项,其中选择一般与困难的学生分别占了73.9%和13%。这说明,多数自考生对自身家庭经济状况的主观评价度不高。由于国家资助政策中“奖”和“贷”的部分对自考生的覆盖面还很小,所教学生中没有人享受过国家的奖学金和贷款,主要是以每年1500元左右的补助为主。因此,有一部分学生便因无力缴纳学费而中途辍学,还有一部分学生为维持生活开支,不得不在校外做兼职工作。他们由于忽略了学业,由“贫困生”变成了“学困生”。

  (2)投入一收益的失衡。“在一个较长的时间内,教育促进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和个人发展的四大功能中,经济功能将最受重视和关注”。学生接受教育也孕育着对自己未来产品经济价值的合理期待。自考生多数来自经济收入不高的家庭,在未来收入的取得上对教育所寄予的期望也更为强烈。然而现实的情况却是,自考生每年要支出近万元高昂的学费,投人巨大。而受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影响,学历文凭贬值,使得雇主为降低筛选成本提高对用人规格的要求,在毕业生录用上青睐于重点高校尤其是“985”和“211”院校的学生,自考生显然处于不利的位置。再者,家庭的经济资本、政治资本和社会资本也在一定程度上介入招聘过程,这对经济层面上也处境不利的自考生来说是一种反向的叠加效应。投入与产出的失衡使得自考生的学习意愿下降,读书不能改变命运的现实也使得“读书无用论”甚嚣尘上。在“有没有因为自己是一名自考生而感到学不学对自己的未来都无所谓”这一选项上,60.9%的学生有过这样的想法。

  2.经济后发型扩张导致的人均教育资源占有量下降

  马丁·特罗教授在考察发达国家高等教育的进程后,得出这样的结论,即当人均GDP低于1000美元时高等教育一般处于精英化阶段。而我国的人均GDP到2003年才突破1000美元。我国的高等教育大众化是在人均GDP不足1000美元的情况下启动的。对这一在经济欠发达的情况下启动的高等教育大众化,有学者称之为“经济后发型”高等教育大众化。在配套设施、师资条件、建设资金严重滞后的情况下,高等教育的总量扩张势必会影响高等教育的质量。“我国高等教育发展在进人大众化深入推进阶段陷入质量困境,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高等教育发展速度之迅猛超过了国家经济承载能力,国家投资跟不上增长需求”。高等教育大众化政策下,高校的扩张主要是一种外延式的扩张,即各高校主要通过挖掘现有学校的潜力来扩大招生数量,这势必造成人均教育资源占有量的下降,也降低了保证高等教育质量的基本条件。对办学设施、师资条件等本来就不完善的院校来说,这无异于雪上加霜。在w学院,用于自考生的只有一栋教学大楼,学生上课所用教室有很大一部分租借自其挂靠的部属师范大学。所聘教师,除了几个管教务的教师,其他的都为所在部属师范大学的硕士和博士,且以硕士居多,这无疑会对自考生的培养质量构成影响。


3.政府主导资源分配下趋同化的人才培养模式

  量的增长必然要引起“质”的变化,这包括教育观念的改变、教育功能的扩大、培养目标和培养模式的多样化。在高等教育大众化政策下,自考生教育仍采用传统的应试教育模式,重课堂理论教学和知识记忆,在人才评价标准上也大都沿用精英教育的学术标准,忽视对创新能力和综合素质的培养。布尔迪厄认为:“对行动者的建构行为进行分析,即对他们在表现中和实践中实施的建构行动进行分析,都必重新把握他们表现在这些表现和实践中的认知结构的社会起源,只有这样,这项分析才具有全部的意义。”探究趋同化人才培养模式的根源,可以追溯到政府主导的教育资源分配上。由于政府的教育行政部门控制着招生指标、校长选任、专业设置、学位授予等多种类型的教育资源,大学的发展在方方面面都受制于政府。自考生教学大多还是采用填鸭式教育的模式,所使用的自学考试教材不仅偏重于学理上的研究,而且用语晦涩难懂,甚至超过了普招本科生所采用的教材。由于自考生要考完三十多门课程才能毕业,这样,整个学习过程就演变成了对书本知识的记忆过程。在问卷调查中,对目前所接受教育重要价值的评价,学到有用的知识、获得社会的承认、找到一份好的工作、纯粹是为了拿文凭等四个选项所占的比例分别为45.7%、10.9%、23.9%和19.6%。此外,在自考生考试过程中还存在作弊的问题。在调查中,91.3%的学生承认有作弊的情况,其中,认为是时常有和非常普遍两项共占了39.1%。倘若在学校这片净土上都存在这种不道德的行为,那么,教育及教育的产品——学生还有何颜面去接受社会的检验呢?

  4.主动意识的缺乏与群体同化效应

  在高等教育大众化政策下,大批被排斥于精英教育门外的青年和“非传统”的学生涌入高等学校。他们大多个性鲜明,但是主动意识和自控能力较弱,缺乏合理的日常生活作息,课余时间又沉溺于网络和游戏之中。主动意识的缺乏和自控能力较弱,也许与独生子女家庭中父母对子女的溺爱,以及我国长期以来从小学到大学的应试教育模式缺乏对孩子主动精神的培养有关。

  此外,在自考生群体中还存在一种群体内同化效应,即群体将个人整合到群体成员所共同认可的行为模式中,这类似于群体规范的形成。然而,这种群体的内化却是以一种类似于柠檬市场中“劣币驱逐良币”的方式进行的,即通常我们所说的“坏孩子把好孩子给带坏了”。环境对事物的发展有重要的制约作用,存在于自考生群体中的懒散作风、自由放任的生活态度也会同化一批存在着远大理想和抱负的学生,使他们进入了“近墨者黑”的困境。从对宿舍学习环境的满意度来看,在很满意、比较满意、一般、不满意等四个选项中,选择一般和不满意的分别为56.5%和34.8%,两项共计占比为91.3%,可见自考生的宿舍学习环境不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