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教育现状与近况分析

2019-08-10
来源:

(一)高等教育大众化挤压了继续教育的发展空间

  我国的普通高等教育扩招始于1999年,当年招生人数较上年增长41.96%,[2]拉开了我国高等教育扩招的序幕。到2016年,我国普通高等教育本专科共招生748.61万人,研究生招生66.71万人,分别是1998年的6.91倍和9.20倍;普通本专科在校生2 695.84万人,研究生198.11万人,分别是1998年的7.91倍和9.96倍。与此同时,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报考人数从1998年的1 091.09万人降到2016年的504.10万人;而成人高等教育近两年招生人数连续减少20万人以上。[3]普通高等教育历经近20年的迅速扩招和充分发展,极大地满足了社会对高等教育的需求,也较为显著地挤压了继续教育,特别是学历继续教育的发展空间。

  (二)继续教育政策整体上呈现收紧态势

  2016年,教育部印发《高等学历继续教育专业设置管理办法》,对成人高等教育专业设置进行了规范,要求本科院校只能在本科专业层次招收成高生,专科院校只能在专科专业层次招收成高生,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地方院校继续教育的发展。例如:一些地方师范院校设置的学前教育等需求量大的专科专业停止招生,而本市专科院校没有相关专业,无法招生,导致生源跨市流动,给管理造成一定困难的同时,也带来了生源流失等问题。

  (三)受教育者需求从文凭获得转向内涵发展

  传统的学历继续教育主要包括入学考试和录取、课程设置和考核、学籍和考籍管理、毕业和学位办理等管理环节。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由于文凭的获得越来越多元化,使得成人教育必须注重特色发展、内涵发展,并越来越注重社会对于人才的实际需求,强调围绕教学产出合理安排教学时间和教学资源,即基于产出的教育(Outcome-Based Education,OBE)模式。[4—5]只有从传统的管理模式和颁发文凭为主要内容的成人教育,转向打造特色专业、创建优质课程、搭建学习平台、设置友好界面、梳理学习体系等以服务为主要内容的转型发展模式,并结合社会发展和时代特色,切实提升学员技能素养,满足学员发展意愿,才能吸引更多生源,彰显高校服务社会的基本职能。

  (四)技术变革深刻影响继续教育的发展模式

  传统继续教育中,无论是学历继续教育还是非学历培训,主要是通过现场课堂这一载体,实现教师与学生的互动,促进知识的传递。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新型的交流方式层出不穷,催生了各种类型的教学模式、教学平台、教学软件,深刻影响着课堂教学,并逐渐颠覆了传统的继续教育模式,迫使继续教育工作者学习和应用新技术,将课堂教育逐步转向线上和线下共同发展。目前,众多高校和科技公司逐步开发自己的课程体系,开展网络教育等教学方式,为转型期的院校提供了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