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考学生们需要警惕留学陷阱

2019-07-31
来源:

2009年7月上旬,刚刚结束高考的张秀丽与同学一起,参加在云南省科技馆举行的高招会。浏览一圈之后,张秀丽被一家留学中介机构吸引住了。该机构发出的一份宣传单上称,可以为高中应届毕业生申请自费出国留学的相关名额,并且“成功率高达80%”。

  在仔细研究宣传单之后,张秀丽把目光锁定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儿科医学院”身上。按照资料上的宣传,到俄罗斯留学不仅学费相对低廉,而且更容易申请到出国名额,更重要的是,这所大学正是她梦想中的医科类大学。张秀丽的父母最终决定为她报名,送她出国深造。

  仅仅过了半个多月时间,交纳了200元的“建档费”之后,8月,张秀丽顺利收到了通过中介机构转来的“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儿科医学院入学通知书”,此外,还附有一份中介机构发出的相关须知及价格表。上面注明:学习时间总共为6年,其中包括一年的预科学习、1.2万元的中介费用,以及每年近6万元的学费。虽然女儿前往俄罗斯留学将花去近50万元人民币,然而想着自己的孩子能出国留学,既长本事,又是个锻炼的机会,于是,张秀丽的父母几乎没有犹豫,就交清了中介费用,并为她在昆明报名参加了短期的俄语培训。

  10月20日,张秀丽的父母通过这家中介设在昆明的办事机构,签订了委托协议。11月1日,张秀丽登上了飞往俄罗斯圣彼得堡的班机。

  11月1日下午,张秀丽到了俄罗斯,当天傍晚,接她的“后勤服务员”谢国胜(国内中介承诺的)把张秀丽接到了圣彼得堡国立儿科医学院附近的一所公寓。第二天一大早,谢国胜再次出现在张秀丽面前,并表示自己负责她的管理,随后还带她到学校体检、注册。在办完一系列手续之后,“热心”的谢国胜已经让身处异乡而又语言不通的张秀丽彻底放松了警惕。

  然而,张秀丽没有想到的是,从她见到谢国胜的那一刻起,自己就陷入了一场骗局当中。

  在带张秀丽去学校注册时,谢国胜问她是否把钱都换成卢布,并且说自己垫钱帮她交了学费,总共交了6.2万卢布,刚好是一学年的学费。

  在当天交完学费之后,谢国胜以代管为由,让毫无防备的张秀丽把身上所有的钱(折合人民币大约6万元)全部交给了他。

  12月1日,张秀丽开始正式上课,而承诺负责张秀丽生活的谢国胜出现的次数却越来越少。张秀丽每次打电话向他要钱,他都一直推托。感觉不对劲的张秀丽便打电话给位于北京的中介公司总部,并在高年级的中国留学生帮助下,到学校进行查询。一查他们才知道,谢国胜当初交给学校的并不是一学年的学费,而仅仅是一个学期的学费。

  而更令张秀丽想不到的是,所谓的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儿科医学院实际上只是个语言培训班。上课的教室是个废弃的大仓库,仓库里用胶合板隔成六个十分简陋的教室。这里怎么看也不像中介公司说的高等医学院。更让人不解的是,在培训班里教授俄语的老师几乎都是当地大学的学生,其教材是这些学生自己编写的。而且,在俄罗斯正规大学学习,每年的学费为2.5万~3万元(人民币),可她和她的同学却交了6万元。

  2010年2月28日,走投无路的张秀丽已经无法在俄罗斯待下去,只能请求高年级留学生帮她办了退学手续,借钱买了机票,返回昆明。

  贴士提醒:

  近几年,中国一直是世界最大的留学生输出国,占全世界的15.2%。据教育部门统计,2009年我国出国留学人数达20万。每个留学生费用少则数十万,多则数百万,数千亿的经济规模,怎么不让外国人垂涎欲滴呢?据英国边境及移民事务大臣菲尔·伍勒斯今年6月透露,英国“野鸡大学”无处不在,估计多达2000所。单英国就有这么多,全世界有多少,恐怕无人能道其详。所以,想绕过独木桥,送孩子出国读书的家长,一定要擦亮眼睛,警惕留学陷阱。

  骗术支点:

  1.某些中外合作办学属于低层次的,国内高校和国外高校不般配。比如,北京某著名大学和美国斯坦莫大学合作办学。虽然斯坦莫听起来和斯坦福差不多,但实际上在美国是二流大学。更值得注意的是,与国内大学合作的一些国外大学本身就是“野鸡大学”。对这样的学位,中国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也不予认可。

  2.完全以商业机构注册的学校,颁发第三国文凭。瑞士的酒店管理学校很多,但只有一所是由政府认可的,其余都是私营公司。他们经常来华招生,但颁发的是美国或别的什么国家的文凭。一般来说,这些学校很难界定其合法性,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也不予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