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民变院长案例让高考生上了当

2019-07-31
来源:

2008年1月的一天,刘文山在武汉汉正街开的服装店里来了一个客人。此人身着一身空军制服,大校军衔。他称,要给士兵购买短袖训练服,双方聊了聊,生意最终没有谈成。但是,之后一段时间,这个中年男子却成了服装店的常客。

  刘文山逐渐从中年男子口中得知,他叫徐强,47岁。徐自称是中央警卫局驻湖北反恐特战大队大队长,徐强还向刘透露,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找他,他的“关系网很广”。

  2008年6月份,徐强发现刘文山的两个孩子经常到服装店里做作业,一打听,孩子一个上高一,一个上高二。“娃上大学的问题咋办?有没有上军校的打算?”徐强的提问拨动了刘文山的心弦。刘文山当然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内心里希望徐强能够帮这个忙。

  但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个所谓“大校”,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

  在徐强看来,要让戏看起来更真一点,还需投入感情表演。他到刘文山的服装店里,时常穿着各种军服,还佩带了手枪(玩具手枪)。当着刘文山的面打电话的时候,徐强会刻意提高嗓门儿,什么王军长你好,李部长你好,领导头衔经常挂在口上,感觉他就是和一些重要人物在通电话。

  徐强的表演无疑使刘文山更加确信对方的身份,也更加相信徐强的办事能力。其间发生的一件事更让刘文山很感动。徐强曾借过他100元,他说不想让对方还,可是徐强几天后专程跑来还了钱。

  第一次演戏骗取了刘文山的信任,接下来徐强便轻而易举实施了他的诈骗计划。

  2009年1月23日,徐强向刘文山借500元,说是办事之需。接下来的一年里,徐强陆续从刘文山那里“借”了100元至1万元不等,共有15万元现金。

  “好事多磨”。刘文山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

  2009年8月份,儿子刘明终于穿上了军装,并被“提前录取到廊坊一所军校”。在那所军校里,儿子和许多年轻人一起,拉练、走队列、整理像豆腐块般的被子……

  大队长徐强成了这所军校的院长。他对这些来的学生及其家长承诺,他们可以进入军队院校学习,学习期间算军龄,毕业以后,可以进入军队干部队伍。

  两个月后,刘文山在一次探视儿子的时候,觉得有一些不对劲。因为他发现这里的军校生不仅留长发,还染发烫发,更有甚者,文身的都有!这让他觉得很不正规。当他把这些疑问告诉其他家长的时候,很多家长也顿时有些生疑。

  然而就在第二天,学院来了一个所谓的总参学院管理局的局长,来安抚大家,说:“今天领导来看看大家,你们这儿没问题……”并打着总部某某某首长特批的旗号来看学生。家长一看管理局的局长都来了,那肯定是真的了。

  然而,2010年6月份,儿子打回来的一个电话,让刘文山倒吸一口凉气。儿子在电话里哭着说:“这所军校是骗人的学校,其实,我们的校舍只是徐强在这所军校里租借的,服装也都是买来的……”

  “你想,这正规的部队院校招生,拿着部队院校的录取通知书,盖着部队院校的大红章,谁能不相信?”受骗上当的刘文山这样向办案人员诉说,直到现在,他还在感叹:太像了,装得的太像了。

  贴士提醒:

  有关军队院校和国防生招生的详细信息,在教育部“阳光高考”网站和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校招生办公室都可以直接查到,也可以查阅当地招生简报和院校招生简章。不法分子自称熟识军队领导、军队干部、军队机关工作人员,甚至直接冒充军队领导和招生人员,以显示自己所谓的“过硬关系”。事实上,军队院校招生和国防生招生全部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校招生办公室和院校共同在网上录取,军队人员不直接参与其中,所谓有“过硬关系”就可以上军校、读国防生的说法根本不可靠。  

 骗术支点:

  1.四处吹嘘自己神通广大。自吹自擂,是所有招生骗子必用的一招,他们编造与某某领导的特殊关系,暗示自己手眼通天,异常热情地“帮”别人出谋划策,积极往自己身上揽事儿,有时不仅是自我吹嘘,还有团伙成员之间相互吹嘘。

  2.假戏“真”做。主要是私刻大学公章、招生办公章及校长个人印章,伪造“点录单”“延期报到通知”等蒙蔽考生、家长,使他们深信不疑。甚至,有些招生诈骗团伙成员还装模作样带学生去体检、安排学生去学校面试,把假戏演得跟真的一样。

更多请关注重庆自考:重庆自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