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自考助学专本衔接模式的近况及快速持续发展的原因分

2019-07-03
来源:

1.现状描述

  自考从个别学校试点开始发展至今,已有许多主考院校加入这一行列,专业也逐渐增多。从最近几次自考报名情况来看,一些已经开展专本科自考衔接类考试的地市,衔接类专业考生在报名人数中占了很大一部分比例。以2013年的嘉兴为例,每次自考报名总人数在5000人左右,衔接类专业考生占到近一半。嘉兴当地两所进行衔接类专业考试的高等院校,参加考试的在校生总人数超过15000人。每次办理毕业的考生也有近1500人,其中衔接类专业考生竟占90%以上。而未开展衔接类考试的绍兴市,每次自考报名人数为1800人左右,办理自考毕业手续仅百人左右。两个原先报考规模相当的地市,如今报考人数差距如此之大,特别是每次办理手续的毕业生人数的差距如此之大,主要因素就在于是否实施了衔接类考试模式。

  为了增加生源,目前参加衔接类专业考试的主考院校不只立足于本地高校内部,还以各种方法以联合办学的形式,发展一些中职、高职在校生人数较多的地市,与当地高校合作,利润分成。考试过程既不规范,更不严格,为了方便,一些校考课程和实践课下放到了办学点,同时没有尽到监督的责任,放任办学点自行操作。

  2.原因分析

  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因考试知识面覆盖广,考风考纪严明,获

  得文凭的难度较大,一度获得很高的国际认同。但随着高等教育的普及,各类高等教育的多样化发展,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的地位受到冲击,自考报名人数呈现出逐年萎缩的势态。但随着衔接类考试专业的出现,自考生源几乎瞬间反弹,部分开展衔接类试点的地市报考人数激增,大有人满为患的趋势,原因在哪里?

  (1)衔接类考试学校“自主性”过强

  普通自学考试专业计划设置科学、严谨,一个专业一般有十多门课程需要考试。考生报考后,都需要参加由当地考办组织的理论课笔试,只有部分专业有少数实践课程需到主考院考进行考核。考试组织过程规范、公正,考风考纪严明。而衔接类考试专业往往在专业计划设置上给予主考院校过多的自主性。考生所参加的考试基本上由主考院校自行组织。更有甚者,部分专业的考试完全不用参加普通自考,由学校自主进行考试,自行评定成绩。以浙江科技学院的《视觉传达设计》衔接类本科的考试计划为例:

  该专业中三门公共基础课(《中国近现代史纲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英语(二)》)申请免考,其他课程均为实践课和校考课程,相当于整个计划的课程由这些主考院校说了算,考试过程全部由这些高校自行操作,考试主动权完全掌握在主考学校手中。

  (2)衔接类专业考试的利益驱动

  自学考试历来以收费低廉为主要特点,考完一个专业报考费加上教材只需要千元左右费用。但经调查,以科技学院的视觉传达设计衔接类专业为例,该院向绍兴办学点的每位考生收取费用为一万两千多元,利润非常可观。一些原先从事自考助学工作的高校成教学院,因利润少,纷纷转向函授和远程教育等其他利润更高的教学形式,在近几年内又重新将发展重点转向了自考,转向的真实原因不得不令人深思。而对于那些参加衔接类的考生,因考试基本上为学校内部自行考试,通过率极高,也宁愿承担较高的费用,以求在短期内获得自考文凭。更有甚者,一些高校为了获取更大的利润,在全省各地和一些培训机构合作,在社会上广收学员,一些培训机构规模较小,管理混乱,有的甚至打出“两年自考包毕业”的广告吸引社会考生前来报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