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自学考试试题内容分析

2019-06-05
来源:

试题除第1、12、18、37共四小题外,其他题目都能从“考纲”中确定所考核的知识点及能力层次。试题内容的编制有三个特点:首先,命题紧扣指定教材,有不少题目直接取材于教材。比如,第五大题(分析题)第35小题,要求分析“壹”、“句”、“向”、“相”这四个汉字的结构模式。考核的知识点就在教材第114页。即使“考纲”中没有明确要求掌握的知识点,如上文提及的第1小题(关于汉语在国际上的地位)、第12小题(关于一般词的类别和特点)及第37小题(关于疑问句的结构类型)在教材的相关章节中也都有详细的表述。其次,试题内容与基础阶段知识相衔接。某些与基础教育阶段知识相衔接的题目设计,体现了现代汉语不仅仅是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基础课,更是贴近日常语言生活的文化素质课。有关汉语拼音(第6小题)、汉字笔画(第7小题)、言语表达(第44、45小题)等的基础知识都是在义务教育阶段就应该掌握的,也是大众日常语言生活中经常要用到的。最后,单凭记忆就能解答的题目在整份试题中所占的比重极低,大部分题目都需要在牢固掌握语言专门知识的基础上通过细致分析耐心比较之后才能作出正确解答。

  试题也存在某些值得商榷的地方:第一,题目得分难易和赋分多少的矛盾。比如第三大题(判断说明题)的情形就反映了两方面的矛盾:正确的命题只需要标注一个符号,不需要说明理由;错误的命题除了标注相应的符号之外,还必须说明理由。而不论是否需要说明理由,每小题额定的得分都一样。这是一个方面的矛盾。另一个方面的矛盾是,有些题目要说明理由还真的颇费口舌,比如,第27小题要说明“韵母为什么不等于元音,声母为什么不等于辅音”就得长篇大论:“韵母可由单元音或复元音充当,也可由元音加辅音充当;声母一般由辅音充当,但有的辅音不能充当声母只能充当韵尾(如ng),有的辅音既能充当声母又能充当韵尾(如n),另外普通话中还有所谓的零声母音节(即不是辅音开头的音节)。因此,在现代汉语普通话音节中,韵母不等于元音,声母也不等于辅音。”第28小题的情况也是如此——不是把“部件”改成“偏旁”那么简单就可以的。要说明“为什么并非所有能分析出两个以上部件的汉字就是合体字”同样难省笔墨:“合体字分解出的两个以上部件,可以是独体字或常用的部件,也可以是便于称说的笔画或能变通称说的部件。但如果分析出的两个部件不便于称说或不便于变通称说,就不适宜按合体字来分析。比如,‘卵’字尽管可以分为两个部件,但分出的部件不便于称说,因此‘卵’字应看作独体字。”而如此这般费时费力只是得到1分,又是否合理呢?第二,覆盖面追求宽泛与知识点重复出现的矛盾。杨军(2005)指出,自学考试的优势在于“卷面的知识考核点较普通高校宽泛”,上文不少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自考试题涉及的知识面确实很宽。不过,试题第29和49小题重复考查反义词的对应关系,就和宽泛的覆盖面这一追求产生矛盾了。第三,极少数题目拔高了要求。试题第18小题所谓“述宾谓语句”的提法,不但在指定教材中没有出现,而且在当下全国普通高校通用的几部《现代汉语》教材中也难找到。把“述宾谓语句”这样的提法放到相当于本科水平的毕业考试中来考自学者,显然拔高了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