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技傍身,终身不愁

2019-01-03
来源:

出生于1972年的杨浦区业余大学的老师陈辉亲历了改革开放最辉煌的这40年。在他成长的过程中,经常可以听到身边人说,“我要去上‘夜大’了”。1996年,当他来到杨浦区业余大学工作时才发现,众人口中的“夜大”其实是“业大”。


他没有想到,自己在业大一呆就是23年,从“小鲜肉”熬成了大叔。3年前,他从会计老师变成了会计+烘焙老师,看似是授课内容的悄然变化,却折射了业余大学承载的另一项功能——终身教育。“不管未来业余大学何去何从,我看好中国的终身教育发展。”陈辉说。



“当时很多人认为夜晚利用业余时间充电就是上‘夜大’,其实是以讹传讹。”“当时,我们的生源严重不足,和我一样,部分专业老师面临着没有课上的严峻情况。”


2002年,会计专业科班出身的陈辉转岗到教师岗位,当起了会计老师。第一次上课,心中没底的他备课至凌晨一点。


那时的他没有想到14年后,似曾相似的一幕还会再次上演。


“改革开放后,不少市民意识到自己的文化层次比较低,晚上去业余大学上课。当时很多人认为夜晚利用业余时间充电就是上‘夜大’,其实是民间的以讹传讹。”陈辉给记者科普道,上海每个区都有业余大学,主要是针对成人高等教育的学历补充。业大的教学分成学历和非学历两块。后者主要是教授社会上流行的考级考证课程,如会计上岗证、计算机初级等。但后者一直不是业大的重心任务。


2008年,杨浦区业余大学同时挂牌杨浦区社区学院,陈辉第一次听说了职后培训这一理念。变化在悄然发生,2014年9月份,在一次会议上,陈辉从新上任的学校党支部书记王芳嘴里听到了终身教育这个词。


2016年,陈辉被任命为学校招生培训中心主任。王芳对他的要求是,学校不仅承担学历教育,还要承担起非学历教育,践行终身教育的理念。


这真是一个前无来者的路,如何开设终身教育课程,纵观全市,没有先例可循。一方面是作为开拓者,要摸索着开设新的课程,另一方面,已经当了十几年会计老师的他面临无可课上的困境。“当时,我们的生源严重不足,和我一样,部分专业老师面临着没有课上的严峻情况。”


改变意味着风险,也意味着出路。那时,学校里开设了烘焙课,颇受学员欢迎。但烘焙课的成本很高,外聘老师的课时费水涨船高,且常常排不出档期。陈辉决定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老师,兼任非学历课程的授课老师。


向来上得厅堂,却鲜下厨房的他压根不懂烘焙。起初,他连低筋粉、中筋粉、高筋粉也分不清。去外面上课学费贵,又没有时间。那时,学校里在开设残联补贴的中式面点师班。作为管理老师,他开始名正言顺地偷师学艺。每次等学员们走了,他还留下来,悄悄地将老师上课说的内容做一遍。也因为手势不到位对自己的作品百般不满意。“比如做蟹壳黄,酥皮要一层层叠加。在接触这项技能前我完全不知道,真的是隔行如隔山。”


中式面点师的必考项目之一是桃酥饼,这也是陈辉偷师的第一道中式点心。为了验证自己的烘焙教学水平,他请来学校的老师,开了一堂推广体验课。几次下来,学校里的任课老师人人都会做桃酥饼。


偷师学艺谈何容易,这样的境况维持了至少一年。渐渐地,他会做的中西式点心越来越多,有佛手酥、凤梨酥、菊花酥、鲜肉月饼、蟹壳黄、鲜肉馒头、菜包、蛋糕、面包、曲奇等,他不仅买书研究,还经常到网上看视频自学。几乎每年都要研发两到三个新品种。


“当学员们看到自己作品时满怀着喜悦的心情,狂拍照发朋友圈时,我内心有着满满的成就感,他们都是我教出来的。”


“蟹壳黄分成酥皮和酥馅。现在开始做酥馅,要把猪油和面粉和起来,在桌上使劲往前推,充分融合,就像墙上的腻子一样……”在2018年年底的一次体验课程上,陈辉对在座的白领和公务员学员说。


约莫45分钟后,一份份标记着编号的香喷喷的蟹壳黄从烤箱内被端出。“当学员们看到自己作品时满怀着喜悦的心情,狂拍照发朋友圈时,我内心有着满满的成就感,他们都是我教出来的。”陈辉这样解释自己的执着。


“你知道为啥这几年烘焙课会火起来吗?因为这些年大家开始关注食品安全,希望能通过自己的DIY,亲眼看到点心是怎么出炉的。另外,做点心给家人吃,也能调节家庭氛围。做好点心拍照发朋友圈,会获得很多人点赞。”陈辉分析说。


这几年来,慕名来上烘焙课的大型公司、企事业单位的白领来了一拨又一拨。对于大部分学员,陈辉已经记不清他们的面孔,印象依稀。唯独对于特殊的学员,他印象深刻。有一次,陈辉在楼上看到一位坐着轮椅的学员下地,拄起拐杖,只是为了捡课堂门口的空水瓶,他深受感动。“我只是希望他们学成后能多门手艺,挣钱养活自己。”


所谓教学相长,在有一次上蟹壳黄烘焙课的过程中,一位上了年纪的女学员提出,拌馅的糖能否替换成豆沙或者莲蓉。这一提议被陈辉欣然采纳。


“真的从事烘焙教学才发现,相较中式点心,西式人工面包烘焙要花很大力气,需要揉发面团、将空气挤掉、恒温发酵,要做出面包的麦香味很难。每次做完我浑身是汗。不像曲奇、蛋糕等西点,只要将巧克力、面粉、黄油等和一起,拗个造型,再进烤箱就大功告成。”陈辉介绍说。


渐渐地,杨浦业大的烘焙培训成为王牌项目,颇有大厨范的陈辉的名气也不胫而走。每次研发了新品,他会邀请其他老师来尝鲜。而闲暇之余,他也注意和喜欢烘焙的女老师讨教烘焙经。身为吃货的他出门在外吃饭,看到好的点心也会记下来,到网上查一下。


很快,烘焙课还给全学校的教职员工带来了福利,学校10个部门每个月会轮番做一道点心,为当月过生日的教职员工庆生。


“我们平时工作压力很大,但如果知道哪一天可以体验点心课,就像过年一样,心情特别好。烘焙课让学校氛围变得更好,人与人关系和谐了很多。”一位同事的话给了陈辉莫大的鼓励。


“其实2015年的时候,很多老师都对终身教育持观望态度,觉得上专业课的老师上非学历课有点‘不务正业’。这些年,大学生越来越多了,一直有传闻业余大学转型是迟早的事。我现在有一技傍身,如果哪天突然转型,也不用焦虑。”


课程开发并非易事,本身教授会计课的陈辉自曝自己有核算成本的意识。“我会核算买黄油,买食材等成本。希望用最小的成本,让学员获得最大的快乐。”


有了烘焙这样一个样本,诸如插花、茶艺、数码钢琴、手工编织等其他非学历课也陆续开设出来,备受学员的欢迎。


前不久,根据学员的需求,陈辉开发了礼仪丝巾课,效果不错。他还参与设计了茶艺课,聘请老师主讲养生茶制作。


而与学校党支部书记王芳的一次交流,也让他看好终身教育的未来前景。“非学历课程的开设不能自娱自乐。王书记在课程遴选上具有前瞻性,她敏锐地了解到市场需求,做足了调研,比如各个单位的工会都有为员工开设文化休闲类课程的需求,大家最感兴趣的就是烘焙课。最旺季的时候,三八节一天我们要开四五场烘焙课。”陈辉介绍说。


在交流中,王芳还告诉他,学校要汲取杨浦海派文化特色,不断研发课程,建立国际文化交流体验基地,吸纳有一技之长的海外留学生。比如可以和上海市开放大学的上海教育服务园区合作,开发海外优秀文化资源,如日本的金缮修复、夏威夷的呼啦舞等。让居民能不出国门知晓海外文化。


“其实2015年的时候,很多老师都对终身教育持观望态度,觉得上专业课的老师上非学历课有点‘不务正业’。”陈辉告诉记者,这些年,大学生越来越多了,一直有传闻,业余大学自从改革开放以来所承载的补偿型教育的使命已经完成。转型是迟早的事。“我现在有一技傍身。如果哪天突然转型,也不用焦虑。”